<var id="ry7q0"><label id="ry7q0"></label></var>

      <table id="ry7q0"><meter id="ry7q0"></meter></table><table id="ry7q0"></table>
      人民網
      人民網>>四川頻道>>綜合欄目>>社會

      一個盲人學生的奮斗路:高中開始學習盲文 他以優異成績被大學預錄取

      2022年06月17日09:13 | 來源:華西都市報
      小字號

      原標題:一個盲人學生的奮斗路:高中開始學習盲文 他以優異成績被大學預錄取

        驪歌響起在畢業季,21歲的施天澤有些興奮,也有些緊張。

        興奮的是,他以優異的成績被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應用心理學專業預錄取,即將在今年9月開啟大學生活;緊張的是,進入大學后,作為盲生的他,將和普通學生一起上課、一起學習,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。

        但無論如何,他都對未來充滿了期待。

        這個夏天,眾多學子經過十二年寒窗苦讀,即將奔赴更廣闊的前程。在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,施天澤和他的8名盲生同班同學,也將迎接屬于他們的未來。

        經歷失明、休學

        18歲的他進入特殊教育學校

        “又到鳳凰花朵開放的時候,想起某個好久不見老朋友。”6月12日晚,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小操場,施天澤和所有畢業生一起唱起這首他最愛的歌曲,腦海里浮現的,是過去3年他在學校里度過的日子。

        事實上,施天澤并不是天生失明。初二那年的一天,他起床后發現自己看東西很模糊。“起初我們也沒在意,后面帶他去看醫生,才知道是白塞綜合征。”母親朱琴霞說。

        在經歷了失明、休學后,2019年,18歲的施天澤來到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,成為一名高中生。

        “剛進學校,他面臨的挑戰是巨大的。”施天澤的班主任、語文老師謝曉莉告訴記者,很多盲童都是從小接觸盲文,而施天澤18歲才從零開始學習盲文,“這個年紀,他的觸覺、靈敏度已遠遠趕不上同齡人了。”

        要學好課程,盲文是關鍵。謝曉莉在一遍又一遍的溝通中告訴施天澤,看不見也可以寫字,只是換了一種文字去表達。

        剛開始接觸盲文時,施天澤的識字速度很慢,這讓他在學習和考試中都面臨巨大挑戰:常常因為摸讀時間較慢而做不完試題。

        為了讓施天澤重拾勇氣,謝曉莉鼓勵他:“如果每天堅持摸讀1個小時,肯定會有提高。”功夫不負有心人,高一下學期時,施天澤的閱讀速度趕上了班上的平均水平,加上他學習能力強,成績自然而然也就提上來了。

        一度陷入自卑

        專業心理疏導讓他走出低谷

        在母親朱琴霞的眼里,施天澤一直是個懂事的孩子。

        初中視力開始下降,兒子會拿著放大鏡溫習功課——這一幕曾讓她無奈又難過;即便是低視的情況下,兒子依舊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雙流棠湖中學,無奈最后因徹底失明而退學。

        “因為失明,他曾一度陷入自卑。”朱琴霞說,在最痛苦的那段時間,施天澤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幾天不出門,做父母的既擔心又難過。她便一直陪著孩子,勸慰他“你要多想想你擁有的,你還有愛你的父母”。

        黑暗中的那束光,便是來到了特殊教育學校。“對于這樣的情況,學校會安排專業的心理老師對學生進行心理疏導,讓他們以正確的心理狀態去面對視力障礙。”謝曉莉說。

        施天澤入學后,朱琴霞在學校附近租了間房子,想隨時隨地照顧孩子。不過,不久后她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        經過學校專業的心理疏導,施天澤開始逐漸與自己和解;學習成績提升后,人也逐漸自信了。“我們要讓他接受,雖然看不見是既定事實,但一樣可以快樂學習。”謝曉莉說。

        單招考試最高分

        被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預錄取

        三年的學習后,施天澤迎來一次檢閱,那便是高考。

        4月是盲生的“高考月”,與普通考生不同,大多數盲生是通過“單考單招”上大學。與6月的統考統招相對應,單考單招是由高校自主命題組織考試的一種招生方式。

        目前,全國范圍內,盲生能考的本科層次高等院校僅有四所——長春大學、北京聯合大學、濱州醫學院和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。一般來說,四所院校的考試都安排在4月。

        然而今年,由于疫情關系,目前為止僅有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安排了考試。施天澤就是在這場考試中,以220分全國第一的成績被該校應用心理學專業預錄取,“這個專業,全國只招收兩名盲生。”謝曉莉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再提起這個成績,施天澤雖然滿意,但也有點遺憾:“除了強項英語,語文和數學都沒發揮好。”

        至于暑假,施天澤早已規劃好:因為要與普通學生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線,他決定趁著這段時間好好了解所學的專業知識。除此之外,他也打算系統地學習一門樂器,度過一個充實的假期。

        再過幾天,施天澤的同班同學將迎來長春大學、北京聯合大學、濱州醫學院的考試。女孩高尚聲音甜美,夢想成為一名配音演員,無奈目前這個專業尚未有高校向盲生張開懷抱。謝曉莉鼓勵她,可以先考上大學,再到學校的播音站鍛煉,或是有相關課程可以去旁聽,“到了大學,那是一個更大的舞臺,有更多的機會。”

        陪同施天澤到南京備考之際,朱琴霞也接觸到了其他盲生和盲生家長。看著所有的孩子都在努力,她覺得很感動,“每個孩子都是家長的寶貝,每個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有他的使命。”

        這個畢業季,沒有人比謝曉莉更傷感了。見證了每一個學生的成長,再目送他們離開,她說:“萬物皆有裂痕。我們看到的是裂痕,實際上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。”(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 秦怡)

      (責編:章華維、高紅霞)

     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99大学生情侣酒店自拍视频